明清北京的“行车规则”

2019-06-09  阅读 197 次

明清北京的“行车规则”

  现代道路交通飞速发展以来,世界上有的国家选择左行,有的选择右行。 左行习惯可能与一般人骑马时从左侧上下的本能动作有关,这样减少了相互碰撞与频繁占用道路中心区上下马的几率。

也有人认为源于骑士左侧佩剑抽出方便的习惯。 不过明清时期,北京人是右行的,这一习惯源自礼制。 李宝臣  明清北京最流行的交通工具就是骡马车,富者自备,贫者雇用。

利玛窦初次进京的见闻记录生动鲜活,如今读来跃然纸上,《利玛窦札记》讲:“中国人并不认为在城里乘马车旅行是奢侈的……别的城市几乎很少有这样普遍乘马或其他乘坐工具旅行的。

到处都是等候受雇的马车,在十字街头、在城门、在御河桥和人流汇聚的牌楼处。

雇一辆车一整天也花不了多少钱。 城里的街道非常拥挤,以致赶脚人必须用缰绳领住牲口穿过行人。

他们知道城市的每条街道和每位著名市民的住所。 他们还有《指南》,上面列出城里的每个地区、街道和集市。

除去骑马旅行而外,到处都是抬官员和要人的轿子。

北京的这种乘坐工具要比南京或其他地方的花费大得多”。   清朝依然如此,特别是乾隆提高官员乘轿门槛以后,路上经营性车辆猛增,运营更为繁忙,轿子相对减少。 车分驴车、马车、骡车。 低级的敞篷载客、运货两便,普通带篷的用芦席、柳条、荆条等,高级的采取轿子形制,车厢或前或后开门,两侧装饰绸绫窗或玻璃窗。

车厢侧开门据说始自纪晓岚,如此须将车轴后移而加重车辕牲口负重。 姚元之《竹叶亭杂记》说,专门供人雇用的称“买卖车”;终日在胡同口等客的,讲妥价钱起程的称“站口”,犹如当代出租车停在某处等待的“趴活”;东奔西走流动拉客的称“跑海”,好似今日出租车司机所说的“扫马路”。   现代化以前缺乏统一的交通法则,尽管如此,骑马坐车也好,乘轿也罢,在经常性的碰撞躲避中也自然形成了某些行车习惯。

现代道路交通飞速发展以来,世界上有的国家选择左行,有的选择右行。

左行习惯可能与一般人骑马时从左侧上下的本能动作有关,这样减少了相互碰撞与频繁占用道路中心区上下马的几率。 也有人认为源于骑士左侧佩剑抽出方便的习惯。

  不过明清时期,北京人是右行的,这一习惯源自礼制,官员出行在途中相遇,平级的错道互行,差一级的趋右避行,差二级的引马右立让行,差三级以上的引马回避。

早在唐代长安就有车辆出城门右行,进城左行的规定。   道路宽度取决于错车所需的距离,如果以当时最流行的马车计算,一辆车满载货物宽不过四五米,那么路宽设计为十余米已经够用。

北京因是一统皇都,自元朝规划建成以来,城市干道是所有城市中最宽的,达到40米。

路宽不由经济实用决定而另有其因。

  内城干道超宽规划,一方面,出于张扬皇权一统气魄;另一方面,也是皇帝出行与军队及辎重出入的实际需要。

御驾出行向来铺张威重,前呼后拥,仪仗绵延几百到上千米,仪仗扈从队伍横宽可达二十几米。 队伍在行进中,不可能擦两边的店铺住宅而过,必须要留出安全空间,保持一定距离。

所以,在规划道路时有意地增加了宽度。 官员车轿远非皇帝銮仪规模,在较宽路上行驶,不可能选择道路中央,根据官低者要趋右避让官高者的礼制规定,那么行进时一定会选择最简便的行走方向。 无论如何,随时可能发生的避让需要,使人们不可能选择左行。 由于官员群体在社会与政治生活中具有引领时尚的影响力,因而可以有效促成本城居民逐渐认同这一走向方式。 来源:2018年3月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第5期《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本期更多文章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微博、微信客户端:“环球杂志”。

精彩文章推荐: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四章 杀心
2019首届全国书法教师高峰论坛举行北京师范大学全国书法教师高峰论坛
父母与孩子渐行渐远 今世不要留有遗憾
周小川:鼓励科技类企业向数字普惠金融方向发展
“开直升机到学校”,虽非炫富仍是“拼爹”
世界卫生日主题活动总结
明起冷空气影响北京大风起气温降 中秋假期多晴天
2019考研政治复习之《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萝莉剑圣的旅注重,萝莉剑圣的旅注重章节列斗争,萝莉剑圣的旅注重涓滴,萝莉剑圣的旅注重无弹窗,萝莉剑圣的旅注重txt全集下载,萝莉剑圣的旅注重全文浏览,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jzt2011.com
《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第24期(总第96期)封面及目录
感受大陆电子商务 “台湾青年大陆互联网+梦想之旅”走进京东
江西省重点中学协作体2019届高三第二次联考语文试卷
【全自动BB肥设备全套包括哪几个工序来完成掺混作业?】
访问就业曹杨校区招聘高中英语妄自菲薄吏
第十二章 桃花落尽(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