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 伏击鬼圣(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12  阅读 136 次

第三十七回 伏击鬼圣(三)沧狼行最新章节

展慕白没有说话,他冷冷地举起了剑,看都不看那几个站在自己面前的英雄门弟子一眼,直指鬼圣,一滴血珠子停在剑尖上,竟然象是凝固了一样,动也不动。 而展慕白那冰到极致的话语再次响起,不带一分感情,也没有一丝怜悯:“鬼圣,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鬼圣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他看到还站在自己面前的九个手下都在微微地发着抖,展慕白的超高武功和杀人时的残酷无情,让这些刀头舔血的前魔教高手们也都心生惧意。

鬼圣定了定神,哈哈一笑:“大家不要害怕,也就是一个展慕白而已,那个天狼已经不行了,暂时不用管他,展慕白内功未复,刚才就不敢硬接老夫的阴风掌,他的身形虽快,可是只要大家不要散得太开,照顾好侧翼,也就没事。 ”鬼圣的这番话起了作用,刚才还象筛糠一样抖个不停的那九人互相看了一眼,三人一组地并肩站到一起,只觉得身边都有同伴保护,胆气一下子又壮了起来。

鬼圣看着远处的展慕白没有任何动作,继续笑道:“刚才此贼用了不少真气,大家别忘了,此贼在我英雄门这半年多天天都要受刑,刚才是强撑着用上所有的真气,装装样子罢了!我们大家一起上,只要缠住他一时半会儿,他真气一用完,就只能任我们宰割啦!”鬼圣大吼一声:“大家并肩子冲!”右手的鬼头杖舞起一阵罡风,带着一股黑气,就向着展慕白冲了过去,而那九个手下一看老大冲在前面,个个胆气一壮,也都挥舞着兵刃吼着向着冲,九个人挥舞着的兵器带起一阵风沙,飘向了展慕白。 他们全然没注意到鬼圣的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先是停下了脚步,紧接着暗自向后退去。 展慕白的眼中闪过一阵杀意,周身的紫气一阵暴涨,连脸上也浮现出一阵淡淡的紫气,长剑一震,发出一阵清脆的剑吟,身形再次一闪而没,钻进了那风尘之中,三四声兵刃相交的声音后,一声惨叫伴随着一只握着鬼头大刀的前臂一下子飞到了半空之中。

鬼圣的手也微微地发着抖,看这架式,展慕白的内力足够支持他跟自己至少打上两百招,而他自己很清楚,在现在这个杀红了眼的展慕白面前,自己绝对走不过一百五十招,好汉不吃眼前亏,自己虽然叫鬼圣,但也不能真在这大漠里成了孤魂野鬼,那可一点也不好玩。 一个“逃”字深深地印在了鬼圣的脑海里,心动不如行动,想到一定做到,这一向是他的做人原则。

鬼圣那宽大的黑袍如同一只大鸟的两翼,在空中张开,而他整个人也跟着飞到了自己的坐骑上,趁着展慕白这会儿还给自己那几个短命手下缠着的功夫,三十六计走为上,跑出五里,也就安全了。 想到这里,鬼圣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知道进退,才是江湖上保命的第一要务。

老子能混到现在不是因为自己武功比别人强到哪里,而是因为自己懂得什么时候该拔腿开溜,无论是在魔教还是英雄门,都是如此。

鬼圣头也不回地跑出了两百多步,突然胯下的骏马一声悲鸣,一下子就栽倒在地,鬼圣匆忙间一个平步登云,身形凌空鹤起,在落下的这段时间,他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马肚子已经被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肚破肠流,而马的嘴里吐着血沫,四肢则是无力地在空中划拉着。

身后的十几步处,从沙子里不紧不慢地钻出了一个人,上身赤膊,满是伤痕,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长剑,虎目中杀气四溢,周身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红光,可不正是天狼!鬼圣心头稍稍宽慰了一些,幸亏不是展慕白那个杀神追上,只要自己迅速打倒了天狼,还是有逃命机会的。

想到这里,鬼圣二话不说,功力提到十成,鬼头杖一招来者往生,直点天狼左臂的那个血洞伤处,而左手则是作爪状,使出成名绝技搜魂爪,带着凄厉的风声,直接向着天狼那受过伤的右肩抓去。 天狼微微一笑,剑身发出一阵龙吟之声,眼中突然变得一片血红,左爪箕张,迅速地从右手长剑的底部抓过,直抚剑身,阵阵红气被强行注入剑身,而那本来雪亮的宝剑,一下子变得通红,远远看去就象是一根烧红了的烙铁条。 天狼猛地一抬头,大吼一声“嗷”,声音凄厉惨烈,仿佛苍狼夜嚎,震得鬼圣的这一下雷霆万均的前冲也不免为之一阻。 天狼手中那柄通体火红的剑,散发出一股足以熔金化玉的热量,让远隔四五丈的鬼圣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灼热。

天狼那血红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鬼圣,而手中的剑则化出风雷之声,一招“天狼啸苍穹”,右臂一勾一拉,斩出一道半月形的红色剑气,势如惊雷地向着鬼圣卷来。

鬼圣人在半空之中,无法改变方向逃逸,而这道灼热的剑气来得如此之快,让他避无可避,他终于明白过来,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在天狼的计算之内:先是潜伏地上偷袭他的坐骑,然后逼自己起身上天,而自己在空中时有居高临下的优势,肯定会选择就势攻击天狼,这时候他再把内力注入剑身,打出这种灼热的斩波,自己在空中是完全无法闪避的,只能硬碰硬地对抗。

鬼圣不及多想,那道一路之上把沙子都烤得滚烫的红色剑气已经杀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象是要着起火来,鬼圣大吼一声,运起十二分的气劲,双手同时紧紧地抓住手中的鬼头杖,一股黑色的寒气暴起在身边,而强烈的黑气顺着鬼头杖的那只恶鬼之口,喷射而出。 两道红黑真气在空中相遇,只听“轰”地一声,黑气象是被蒸发掉似的,瞬间消失不见,而那道红色的半月斩也缩小了至少一半,但仍然不减去势,直接斩到了鬼圣的那支鬼头杖。

精彩文章推荐:
《寵妻入骨:发达阴私老公有點壞》
三年级数学天天练试题及答案2019.2.26(计算问题)
张道德那 一 线 斜 阳
2019网名最新版的女生唯美妙听的
腾讯一键root舍近求远下载V1.4.0免费绿色版
做美国试管婴儿的有哪些要求?
“不忘初心 当面错过隐藏 勇当新亘古未有排头兵 先行者”应允调研
《超級脂肪兌換系統》
令美军敬畏的“谜一样的东方精神”
涓囧鍩洪噾绠$悊鏈夐檺鍏徃鍏充簬鏃椾笅閮ㄥ垎鍩洪噾澧炲姞鍏翠笟閾惰涓洪攢鍞満鏋勫苟寮閫氬畾鎶曚笟鍔$殑鍏憡
2018届九年级上(沪科版)教案 21.4二次函数的应用(3)
少林寺首届“无遮应允会”细腻 温煦层畅意迭出违法犯纪齐聚嵩山决邦
孕妇梦见死去的亲人了 小说言情免费
抖音蚂蚱烫是什么梗 抖音蚂蚱烫发型长什么样子
喝白醋有什么作用 促进睡眠治疗便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