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红尘傅司彦,柳清月全章节完结版阅读

2019-05-15  阅读 51 次

主人公是傅司彦,柳清月的小说,是由花逐月创作的言情类小说,误惹红尘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整个别墅都陷入寂静,傅司彦沉稳的上楼的脚步声悠悠传来,一阵男性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从柳清月背后传来。

...入夜,柳清月坐在床边发呆。

管家跟我她说,她最近都是排卵期,让她好好伺候少爷。 呵呵,呵呵……柳清月知道她存在的意义不过是快速给傅司彦怀个孩子,还要伺候好他床笫之事。

这类事情她并不懂,可是确实被他硬生生用皮带好好指导了一番。

每当柳清月看见傅司彦靠近她,都想起来他拿着皮带站在她面前,凶狠的说,“你不过就是我带回来的工具,不好好学着,我就送你回夜总会找人好好教你……”这小半个月,柳清月学会了在夜总会都没学过的一切技能。 谁说卖给傅司彦就不算卖了,早晚有一天,他会把她踢回去,呵呵只不过是和一个人,与一群人的区别。

柳清月神情木然,抬眼眺望着窗外的夜景。

远处的灯光明灭,仿佛彰显着城市的浮华,院子里郁郁葱葱的树木遮住了大半的夜景,整个别墅有了一丝静谧。

她已经在佣人的安排下,如木偶一般被他们清洗着身子,然后,换上雪白的浴袍,坐在卧室里。

就像等待皇上临幸的宫妃一般。

不,比宫妃还不如。

整个别墅都陷入寂静,傅司彦沉稳的上楼的脚步声悠悠传来,一阵男性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从柳清月背后传来。 随后,一双温热的大掌就此伸向她披散的长发里,轻柔地揉了几下。

然后,沿着她的脖子,慢慢下滑到胸.前的衣襟里,一把握住。

柳清月无声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低着头说道“少爷你回来了,先洗澡吧。 ”说着,任由他的一只手在她胸.前的浴袍里乱抓,一只手不甘的在她背后揉捏。

柳清月伸手慢慢的一颗颗的解开他黑色的衬衣。 “你倒是学乖了不少。 ”傅司彦哼笑一声,拿出柳清月伸在衬衣内的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仰起头与他面面相对。

然而柳清月却没有看他的眼睛,只是微微垂下视线,看着他那光洁好看的下巴,轻声说道“我已经洗过澡了。

”她话音刚落,傅司彦的吻便落了下来。

傅司彦很少吻她,特别少。 与他的床笫之欢不过是个任务而已。

而今天,他似乎是奖赏一般,吻入雨点一般细细密密的落在她的额头,脸上,和唇上。

他的舌.头霸道的闯进柳清月的口中,索取着她口中的津液。

他口中有一种淡淡的烟草味。

身上似乎没有闻到女人的味道让柳清月心里莫名的安定了下来。 悄悄的小心的回应着他的吻,第一次,她忽然觉得,被他拥吻,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 他纤长的手指在柳清月腰身处轻轻一勾,她的浴袍腰带便被他勾了去,没有束缚的浴袍猛然打开来,被他手臂一带,撞进他怀里,他已然大开的衬衣,裸露的胸膛与我紧紧相帖。 他身上传来凉凉的冰冷感,即便在这暑热的季节,也有着意思冰冷。 可胸腔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却又彰显着他的活力。

柳清月被他吻得有些站不住,整个身子都挂在了他的胳膊上。

傅司彦一个转身,将她压.在柔.软的床上,两人似乎都陷入了被子中一般。 柳清月的头发被这一荡,乱在脸上。

傅司彦轻笑一声。 是的,今晚已经听见他第二次笑了。

似乎是心情很好,也似乎是喜欢看柳清月窘迫的样子。 宽大的手掌拨开她额前的散发,手指在脸上流连的抚摸。

“喜欢吗?”傅司彦忽然问。

“什……什么?少爷?”柳清月被他问的有些迷茫。

他今天好的有些过头了吧。

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是喜欢他?还是喜欢那个吻?想到吻,口中似乎还留着他的味道,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你想喜欢什么?”傅司彦半搂着柳清月,让她躺在自己怀里,一只手指玩弄这她的一缕头发,一只手伸进浴袍里,在她腰背滑动。

“额?……我……我都喜欢。 ”柳清月被他盯得有些受不了,微微撇过头。 在这之前,柳清月还在怨恨命运和无奈,晚上却忽然受到这般待遇?难道是老天爷真的听见了她的心声?“呵呵……喜欢就好。

听小白说,如果带有欢喜和好心情的话,受孕的成功率会高一些。

并且孩子的性格也会好很多。

”听着他温柔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柳清月不可置信的扭回头看向傅司彦。

他一贯冷漠的脸上,嘴角处一抹嘲讽而又邪气的笑。

果然,是她想的太美好,竟以为傅司彦忽然发现她并不似普通陪酒女,至少她是干净的,即便不会对她好,也会正常待她。

果然……果然……似乎是看见柳清月眼中的愕然和失望,傅司彦松开她的发丝,捏着她的脸颊轻声说道,“记住你现在的感觉,我让你从现在开始,一直给我保持现在这样的情绪。 ”柳清月咬着下唇不再看他,真是可笑,都已经这样了,还让她保持情绪……简直天大的笑话。 似乎不满柳清月情绪忽然的低落,手傅司彦一用力,将她翻了过来,趴在他身上。 随后双手拉开柳清月的双.腿,扶着她的腰坐了下去。

柳清月忍住不去看他,可是傅司彦却似乎拿捏住她的弱点一般,从她的耳朵一点点的吻了起来。

不一会,柳清月的耳垂变湿漉漉的了,傅司彦吮吸着她的脖子,而她用牙齿紧紧的咬住下唇,忍住不发出声音。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抗议,傅司彦双手捧住了她的脸颊,将柳清月的嘴.巴落在他薄薄的双唇上。 他用舌.头顶开她紧咬下唇的牙齿,灵活的她我口中缠逗。

柳清月放弃的叹了口气,轻声的嗯声从鼻腔里传出,用手微微撑起点点上半身。

傅司彦满意的松开捧住她脸的手,一只手抓上她的丰盈,一只手抓着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胸膛。 两个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柳清月的情绪完全被他带动起来。

而傅司彦也特别满意她今晚的表现,一直在她身上征伐至凌晨,才抱着已经虚脱的柳清月走进洗手间冲洗一番。 除了第一.夜,这是傅司彦第一次在事后抱着柳清月去洗澡,虽然她浑身无力,神志却是清醒。 他心情极好的还哼起来不知名的曲子。 虽然没有听过,从旋律上却可以感觉到是个外国歌曲的旋律。 因为柳清月的床只有一米五,而且折腾了一晚上,也不太适合喊佣人整理,傅司彦围着浴巾,拿浴袍将她一包,直接抱进了他的房间。 是的,他的房间。 除了第一.夜,柳清月再也没有进过这个房间过夜。 这个房间对于她来说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陛下寝宫。 虽然,偶尔傅司彦让她给他送夜宵的时候,会把她压在这个房间,但每次事后都让她铺好床离开房间。 “少爷。

”柳清月犹豫了半晌,窝在他怀里,小声唤道。 即便他入夜时说了那样的话,可是现在,她恨不起他了。 没错,一个男人征服了女人的身体,那么很快就能征服她的心。

即便是契约、即便是傅司彦把柳清月当做妓.女、情.人,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点点沉.沦。

不可以,不可以。 他们不过是一纸合同。 她唯一的作用就是怀孕生子。

“嗯。

说!”躺在床上,开着冷气,盖着被子,而傅司彦却似乎是丝毫没有没有睡意,而柳清月也不敢睡去。 “少爷,今天的心情,是不是……嗯很好?”柳清月思衬了一下,自己的话并没有违规,即便是家里的佣人,问出这个也无妨。

“嗯。

今天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心情不错。

”傅司彦竟然开口跟她解释了,她的心咚的猛跳了一下。

傅司彦的手一下一下的摸着柳清月的头发,似乎是在想事情。 柳清月悄悄的打了个呵欠,傅司彦拍了拍她的头说,“你先睡吧!”说着拿过床头柜上的烟点了一根。

柳清月是已经累得不行了,小声嗯了一身,身子微微往下缩了一下,然后靠着他怀里睡了过去。

精彩文章推荐:
“不忘初心 当面错过隐藏 勇当新亘古未有排头兵 先行者”应允调研
陈玲:落叶,是一首诗,秋风扫落叶下一句,落叶阅读答案,落叶听松微博,落叶修好翻译
儿童音乐进修心理的特点
父母不同意,我们做回朋友,不甘心想挽回该怎么做?
梦见情侣在雪地里走是什么意思
伤心是种说不出的痛的说说,陷入太深,挣扎过后结局还是令人失望
杜甫的诗词全集、诗集(1171首全)
慈禧怪癖:找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进宫后杀掉
我引荐的一本好书——《海蒂》600字
长平之战张大其词的着末是甚么?秦来往赵来往张大其词为非分秒必争的书记
上海好吃的鱼都在哪里?快看“图溯”上海渔业资源地图 小说软件哪个好免费
农女狐妃:妖孽夫君宠上天(糖心悠然)最新章节
朱光远:大力敦促群防群治,普遍策划大众来参与
小学一年级语文开学第一课课件教案
父母与孩子渐行渐远 今世不要留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