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侦查在贩毒案件侦查中的适用

2019-05-15  阅读 134 次

  论文摘要在贩卖毒品案件中,诱惑侦查手段广为使用,但学界与实务界对于诱惑侦查的争论从未停歇。 在我国现有法律制度中,并没有出现“诱惑侦查”,而是体现于隐匿身份侦查之下。

事实上,诱惑侦查运用于贩毒案件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合法的,但是,我们亟待更加明确和细化地对诱惑侦查进行规制。   论文关键词诱惑侦查贩毒案件犯意引诱  一、诱惑侦查与秘密侦查的概念辨析  诱惑侦查的定义,学界没有统一的标準。

有学者认为,诱惑侦查即侦查圈套,是指“为了侦查‘隐蔽且无被害人之犯罪’,侦查以及协助侦查的有关人员,以实施某种有利可图的行为为诱饵,暗示或诱使他人犯罪,待犯罪行为实施时或结果发生后,拘捕被诱惑者的特殊侦查手段。

”有学者认为,诱惑侦查是指国家机关侦查人员采取一定的诱导性策略,暗示或诱使侦查对象实施某种犯罪,并在犯罪实施时或结果发生后拘捕犯罪嫌疑人的一种侦查方法。 从定义中不难看出诱惑侦查是带有“诱导”、“欺骗”性质的特殊侦查手段,它不同与一般侦查手段的最大特点就是欺骗性与诱惑型。   特殊侦查手段,是指侦查人员因侦查需要,采取隐瞒身份、目的的方法,为发现犯罪线索、收集犯罪证据以及抓捕犯罪嫌疑人,对特定案件和侦查对象采取的具有秘密性的专门侦查活动。

其关键在于秘密性,也可称之为秘密侦查手段。

秘密侦查包括欺骗型秘密侦查与监控型秘密侦查。 前者是指侦查人员或普通公民隐瞒真实身份或者改变身份,通过身份欺骗接近相对人或者打入犯罪集团展开的侦查取证活动。 在我国刑诉法中表现为隐匿身份侦查。

诱惑侦查即应属于此类秘密侦查。   我国法律未出现“诱惑侦查”四个字,但笔者认为,新《刑事诉讼法》第151条:“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可以由有关人员隐匿其身份实施侦查。

但是,不得诱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发生重大人身危险的方法。 ”的规定留给了诱惑侦查一定的生存空间,即这里的隐匿身份侦查应涵盖了诱惑侦查的含义。

但诱惑侦查使用不当就会对被侦查人的人权造成侵害,这也是其备受争议和诟病的重要原因。

  二、诱惑侦查在贩毒案件侦查中的适用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伴随着贩毒案件数量的与日俱增,诱惑侦查在侦查中广为使用,其价值亦日益突显。

在笔者了解的基层侦查实践中,贩毒案件的侦查往往通过以下方式:由侦查人员乔装买毒者或由作为侦查机关线人的吸毒者向贩毒人员抛出橄榄枝,称购买一定数量的毒品,根据商议的交易地点,侦查人员进行布控,在交易成功之后随即进行抓获。   我国对于诱惑侦查的规制,主要体现在三个规定中: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和2008年《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分别规定了以“犯意引诱”、“数量引诱”和“双套引诱”等诱惑侦查侦破的毒品案件,被告人应当依法从轻、减轻处罚。

换句话说,《纪要》肯定了诱惑侦查运用于毒品案件侦查的合法性。

除此之外即上文提到的《刑事诉讼法》第151条。

  但理论与实务界对《刑事诉讼法》第151条规定中的“不得诱使他人犯罪”有三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不得诱使他人犯罪”即不得进行诱惑侦查,完全否定了其合法性;一种观点认为诱惑侦查即指该条第二款规定的“控制下交付”,因此不受此限。

一种观点认为“不得诱使他人犯罪”指不得引诱本无犯意之人产生犯意,进而实施犯罪。

笔者同意第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过于绝对,稍显“不近人情”;第二种观点错误理解了诱惑侦查和控制下交付,“控制下交付”侧重于对非法或可疑物品运输的监视和控制。 第三种观点正确表达了条文的含义,即不得诱使本无犯罪意图的人产生犯罪意图,从而实施犯罪行为。 因此,笔者认为刑诉法第151条的规定给予了“诱惑侦查”一定的生存空间,仅是否定“犯意诱发”型诱惑侦查的合法性。   不过,第151条规定过于原则和宽泛,致使实际运用中出现各施其法的乱象:一方面导致司法实践采用“犯意诱发”,使原本无贩卖意图之人产生贩卖意图,或者诱使原本只想贩卖少量毒品之人贩卖了数量巨大的毒品,违背保护人权的目的;另一方面导致诱惑侦查因为粗糙的布局而并未达到预期的效果。

  三、诱惑侦查在贩卖毒品案件侦查中实施的必要性  当前属于毒品犯罪的高速蔓延期,截至2014年11月初,我国登记在案的吸毒人员有270万左右,按照国际上通用的比例,实际的吸毒人员数量是发现的5倍,也就是说,我国实际吸毒人员可能超过1300万。

如此触目惊心的数据,用毒品泛滥来形容毫不为过,“以贩养吸”的现象普遍存在。

而且,贩卖毒品犯罪有着不同于普通刑事犯罪的特点:  1.没有特定的被害人。 贩卖毒品作为典型的“无被害人且隐蔽”的犯罪,其交易双方是贩毒者与吸毒者,与第三人无关。 因此,贩毒案件并没有直接的被害人,也少有直接的报案人,这增加了侦查机关发现侦查线索的难度。

  2.犯罪手段隐蔽化。 贩卖毒品往往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具有较高的隐秘性,贩毒人员往往经常变更手机号码、改变交易地点或者以本人不出面的方式“保护”自己的身份,因此即使是多次购毒的买毒者,也未必知晓贩毒者的真实身份。

而且,贩毒人员间较多采用单线联系,以电话为主,即使通过短信,也不会出现“毒品”之类的词汇,而以“东西”等替代。 这也极大增加了侦查机关侦查取证的难度。

精彩文章推荐:
《白夜追凶》成网剧"黑马" 它究竟配不配得上"豆瓣9.0"
《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第14期封面及目录
河北省迁安市杨店子镇连系中学八年级生物上册3.5绿色植物在生物圈中的浸染同步操练
十九大代表聚焦新型工业化道路:百年强国梦一朝成真
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三大改革解放和发展保险生产力
若何写幼儿园教师告退信
明确信用修复,为失信惩戒“打补丁”
《超級脂肪兌換系統》
塔罗之牌阵原理和发展趋势
梦见女朋友提分手是什么意思
少年宫文学社团活动室简介
喷香港邮政为他们推出私有邮票 他们是谁?
我校承办的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人与生物圈计划”分论坛圆满举行
周广军:创新是老字号发展永恒的主题
误把榴莲味当煤气泄漏 澳一大学550人被紧急疏散图书馆大学榴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