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苗家二老身死】

2019-05-20  阅读 62 次

就是排刊慢,要到今年底才能出来。处于“编辑加工”状态就是录用了,打电话去要用稿通知即可。总之,祝这家刊物越办越好!于2019/5/1419:36:05回应:这是是普通期刊还是?我看它刚刚升为cscd了,我们学校普通期刊不给毕业,非要cscd,我好难过,编辑人很好,审稿特别快。于2019/5/1420:01:12回应:云南农业大学(社科版)是普刊,不是cscd,他标记错误!自然科学版才是,请详见2019年cscd目录另外,这个期刊的版面费就我所知是130元每版(校内外),稿费是每版30元(200元封顶),审稿90元,超过八个版面,另外加收费用,这样算下来也不便宜,具体的收费标准,它的网站上有。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第十九章【苗家二老身死】

苗老大固然心头微凛,杜云峰的长刀损了一个缺口也是吃惊不小。

“想不到这老家伙还挺厉害,怪不得苗家二老昨晚上能逃脱,另一个光头也没看到。 趁他现在一个人,我应该先除掉他这才正是,要不然等那光头和楚致远来了,只怕我们三个联手都不好对付了。 ”杜云峰心有所忌,力求速战速决,一退即止,再施杀手。

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双方倏的又是由分而合。

杜云峰挥刀再次砍去,白发老者棍子形如白鹤亮翅,堵住攻势。 长刀自上往下狠狠砍向苗老大,苗老大迅速横棍挡住压力,在一旁观战的另外两个人也吓得胆战心惊。 猛听得苗老大大喝一声,棍子往下一沉,卸开了杜云峰的压力,接着右拳迅速出击,伸到了他的面门。

刘涛在一旁看得心惊胆颤,江浩明和谢俊则是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谢俊看得直皱眉头,要想上去群毁,又怕楚致远突如其来,到时候又没力气对付他。

江浩明忽道:“楚致远因该不在这里!”谢俊道:“你怎么知道?”江浩明道:“都这个时候了,楚致远还不出来。

这么多年了,楚致远都七老八十了,他找这么个地方隐居,我怀疑他可能是在修身养性,他年纪大了,早已经不入当年了,估计连行走都成问题。

所以我在想他也许不再这里,也有可能早躺在病床上了。 ”谢俊道:“不错,这么个僻静的地方,的确适合养病。

要是他还能动,肯定不会让白发老鬼一个人在这里。

”江浩明道:“所以我才怀疑,刚才吹笛子的人不是楚致远。 ”谢俊道:“吹笛子的不是楚致远,那又会是谁,难道是那个光头?”江浩明道,“苗家二老总是形影不离,如果是那个光头,他也应该出来帮忙才对。

”谢俊喝道:“老家伙,你的那个光头兄弟哪里去了?该不会怕死躲起来了吧?”苗老大冷笑道:“对付你们这帮人渣,还用不着我兄弟,用不着假惺惺啦,你们****!”谢俊说道:“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也怪不了我们!”说话之间,已是加入战团,拿出一把两尺来长的刀。 刘涛看得胆战心惊,只见江浩明站在园子里,叫道:“我倒要看看,这个缩头乌龟到底是谁?”就在此时,刘涛忽觉肩头一麻,已是给人抓住。

刘涛大吃一惊,只听得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出声,我带你同去见楚老先生。

”声音好熟,刘涛定了定神,这才发现抓着他的那个人是苗家二老里的那个光头。

苗老二熟悉地形,在竹林中,借物障形,蛇行兔伏,直奔上竹林深处。

院子里的其他人,也没有察觉,不过片刻,已是把刘涛带进一个竹屋。 只见竹屋里有一个七旬老头,相貌清癯的老者盘膝而坐,料想就是那楚致远了。 刘涛听了先前江浩明和苗家二老的谈话,已经肯定了苗家寨的寨主叫楚致远。 历尽艰辛,终于得偿心愿,刘涛又惊又喜,急切之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苗老二把刘涛放了下来,说逍:“等了这么多年人,应该就是这个小胖子。

他,他是——”楚致远道:“我已经知道他是谁。 你别耽搁了,快去帮你哥哥!”苗老二似有为难之色,说道:“楚先生,那么你——”楚致远道:“我静修已经完毕,可以出去了,你不用替我担心,快去,快去!”原来功夫练到最高的境界,就是“静修”。 “静修”多了一个星期,少了也有三天,在这期间,练功的人,不眠不食,不动不言,恍似老僧入定,对周围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此时若有外敌侵袭,一个普通的人也可致他死命。

所谓的静修就是在脑海里演化,演化各种招式,各种打斗技巧。 苗家二老来到竹林的时候,刚好遇着楚致远静修,是以当他们知道外面有三个人来到之时,必须留下一人,为楚致远守护。 苗老二知道哥哥此时正面临险境,无可奈柯,只好说道:“楚先生,你多保重,外面那些王八蛋交给我们就好,你不用着急。

”跑出竹屋。 片刻之后,只听得金铁交鸣之声,震得竹林回响,料想是光头老者已经和杜云峰他们交上了手。

楚致远和颜悦色的说道:“好小子,我等你来这里已经等了许久了,不过却想不到你恰巧在我静修练功这个时候来,但你暂时也不必管外面的事情。

”刘涛点头道:“见过楚**,我叫刘涛,来找鹤轩老先生。 想必您就是苗家寨主吧?”楚致远说道:“嗯,不错,我就是苗家寨主。

”接着叹口气道:“倘若在你很小的时候,你就能跟随在鹤大哥身边该多好,只可惜当初你爸爸不同意鹤老哥带你离开,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

可惜···可惜你还是来迟了。

”刘涛心底一凉,有种不祥的感觉。

忍不住问道:“楚**,不知道你说的可惜是指·······”“鹤大哥六年前已经去世了。

”楚致远伤心说道。 “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还是来完了吗?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连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吗?难道只能向白虎堂屈服吗?”刘涛突然觉的人生没了一点方向,感到非常的迷茫,好不容易找到点希望,又被无情的打碎。

楚致远貌似知道刘涛担心什么,叹道:“虽然鹤大哥走了,但他临走前嘱咐过我,如果有一天你来寻,要我将他的一切都交给你。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异变体的身体,还是要靠自己才能发挥到极限,所以说就算鹤大哥还在,你还是要靠自己,他所能提供的只有方法。

”听了楚致远的话,刘涛心里大喜。 只要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再苦再累也不在乎。 至于要靠自己来达到极限,他也不在乎,自家破人亡后,刘涛就没指望过别人能帮自己,这个世界自己有能耐才是本事,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自身的强大才是硬道理。

人生总是如此,你为了一个目标奋斗很久即将成功时,发现原来所作的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当你即将放弃,心灰意冷的时候,人生又再次充满希望。

楚致远站了起来,轻轻抚拍他,柔声说道:“好小子,让我先解决了外面那些人,在和你细说,你和我一起出去吧!”苗家二老在竹楼前和江浩明三人火拼,此时正是到了最紧张的时候。 突然,一声大喝,江浩明三人都是大吃一惊,苗家二老则是喜出望外!杜云峰喝道:“我和你们拼了!”使出吃奶的力气,全力向白发老者砍来。

苗老大迅速用棍子挡住,只听得“砰、砰”两声响过,两个人已经倒在地上。

“费那么大劲做什么,直接用枪不就搞定了。 ”江浩明傲慢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苗家二老说道。 谢俊黑着脸,恨不得给江浩明这个混蛋一巴掌。

他们三人来的时候说好了,不到万不得已不准用枪,先不说这是苗家人的地盘,开枪容易暴露。 因为他们有事求助楚致远,还指望他说出猎鹰组织的下落,他们也只是想把苗家二老控制住,这样就有本钱和楚致远谈判,现在可好,苗家二老被江浩明用枪打死,那还谈个屁啊?不过他们心里也清楚,三个人对付苗家二老已经不容易,楚致远又突然出来,这个时候想要抓住苗家二老就困难了。 忽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大喝,“你们这几个混蛋,全都去死吧!”楚致远看到苗家二老被枪打倒在地,心里别提多愤怒了。 当真是声到人到,楚致远好似一个幽灵,迅速的穿梭在三人之间。 片刻过后,楚致远退回十步之外。 只听得“轰隆,轰隆,轰隆,”三声,江浩明三人也已经倒在地上。 到死那一刻江浩明都不相信,还有人比枪快,在他准备要对楚致远开枪的时候,人影却突然消失在眼前,紧接着自己喉咙,突然和一个冰凉的东西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刘涛也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会功夫的人他见过不少,但是能把功夫练到如此地步,他还是第一次见,“太快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想不到楚**岁数这么大了,还这么厉害,要是我有他这样的身手,也因该有救爸妈的希望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精彩文章推荐:
(2017年秋)人教版物理八年级上册常识点邃密梳理:第6章质量与密度
后来我还了你自由,撤出了有你的路;伤感爱情说说,每个人都会遇到刻骨铭心的爱情
《倡寮之軍嫂撩夫忙》
《我修的字斟句酌是假仙》
《幼儿画报》 幼儿画报杂志订阅
福建:关于做好2019年通俗高级黉舍招生工作的通知
我把精灵带回家读后感范文
《儿童地垫平安要求》集体尺度提纲在上海发布
公司新人滋味的创意
组图:长辛店一中把课堂搬进园博园  师生相约春季里
头头是道大举的伤感句子 世上依据的大举 都源于一颗不被管库的心!
三奉送祷告书记:着重依法收缴闯事子弹和爆炸
塔罗测试:什么态度容易伤害别人
中考考生四种贪猥无厌蛊惑人心 家长三招可长处大醉
梦见情人给我写信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