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之凰女禾锦by陌上夕楼阅读

2019-05-15  阅读 165 次

六界之凰女禾锦是最近很是热门的一本优质小说,主角是亓笙,禾锦,文章内容描述的很是细腻生动,文章内容讲述了禾锦闭着眼睛,始终不曾回他的话。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宛如冻结。 ...难得有这般清闲的时候,靠在窗边看外面的梨花林,一看就是一天。 她挥挥手臂把窗户全部推开,微风带来阵阵梨花香,沁人心脾。

无论是什么季节,这里的梨花树永远都开得这般繁茂,香气四溢,倒有些不真实了。 靳褚还是第一次没陪在她身边,他钻进了梨花丛中,去折最顶上的梨花,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闲心肠,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就大变了性情。

以前那么吹毛求疵的一个人,现在就连花瓣和露珠抖落在他肩头,他也不甚在意。 禾锦换了一只手托着下巴,扇动着长长的睫毛,“靳褚,你在里边做什么。 ”靳褚没有回她的话,认真做着事情。

梨花在他指尖精致小巧,太过于美丽,很难不让人去注意。

禾锦记得,靳褚一向喜欢这种柔柔弱弱的花。

白白的,小小的一朵,密密麻麻。 也记不清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种花的,似乎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什么也想不起来。

甚至想不起来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样的场景,只是依稀记得他身上火红的袍子,像只红狐狸。

一只狐狸,千年老狐狸。 禾锦眯起了眼睛,看着白色的梨花丛中走出来一抹红,红得触目惊心。

他微微低着头从树下钻过来,梨花落了他满头,银色的发丝滑倒了他的胸前,衬得肌肤白如美玉,红衣似火。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似乎也是这般场景。 只是想不起来与他说了什么话,又想了些什么事,以至于往后的日子里总有些遗憾。

靳褚缓缓朝她走过来,容貌逐渐清晰。

红的是衣,白的是花,颜色太过分明。 鬼斧神工的容颜刻画出来,美得神魂颠倒,足以让世间一切都为他窒息。 禾锦不知不觉就屏住了呼吸,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落在他嫣红的唇上,白到透明的发丝,随着他的靠近一切都变得旖旎起来。 他走路的时候有几分跛,每一次轻微的不自然,都会像刺一样扎进禾锦的心里,总会让她回忆起三千年前的那件事。 靳褚手中折了几支梨花,都开得正好。

他拿来瓶子将它们摆放进去,再修剪修剪,那些个柔柔弱弱的花竟也好看了起来。 以前的靳褚从不喜欢这种调风弄月的事情,甚至是嗤之以鼻。 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他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整天弄这些东西不无聊吗?”靳褚没有回头,仍然在修剪,“自是无聊,但你来了就不一样了。

”“是吗?”禾锦随口问了一句,躺在了软榻之上,目光清冷,“可我不喜欢梨花。

”靳褚忽然笑了,“十七,这世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人,喜欢与否自在人心,又何必自欺欺人。 ”禾锦合上了眼睑,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你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看来新来的那位勾起了你很多回忆。

”靳褚将瓶子摆放在柜子上,是个向阳的好地方,每朵花都晶莹剔透的模样,惹人怜爱,“我是时候该去见见他了。

”禾锦睁开了眼睛,“没什么好见的。

”“呵呵……”靳褚轻笑了一声,阳光落在他的脸上,刻画出清晰的五官,“听说你给了他一块令牌,允许他弟弟出去。 ”“那又如何?”靳褚转身,视线落在她的脸上,美得太不真实,“我还没听说过入了这皎月宫还能安然无恙离开的。 十七,你待他似乎不同。

”禾锦沉默了一下,“我也给过你令牌,是你不愿离开。 ”靳褚的瞳孔猛然缩紧,他明明笑着却给人以胆寒之感,“你说的对……”伸手将瓶子往左边移了几分,正好笼罩在阴影之下,“十七,快三千年了,你应该已经厌倦我了吧。

”禾锦闭着眼睛,始终不曾回他的话。

气氛顿时冷了下来,宛如冻结。 靳褚猛然抬手将瓶子拂到地上,“砰”得砸成碎片,发出尖锐的声音。

他回头,一双眼睛仿佛被血染了一样,猩红一片,银色的发丝逐渐染上血色,无限蔓延,红得刺眼。

他一生气就会变成这般模样,禾锦恍然如梦,似乎很久没见过他生气了。 已经想不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生气是什么时候,却还记得最后一次是在三千年前。

他浑身是血跪在地上,垂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浑身的伤口深可见骨。 那也是她第一次将他拥入怀中,他的身体滚烫如火。 靳褚转身走到软榻之前,欺身而上,双手就撑在她的头两边。

发丝落下铺洒在身后,衬得他的肌肤白如美玉。 他的眼中藏着血腥,低头吻上她的唇,伸手将她勒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 他的声音带着蛊惑,“十七,你觉得我美吗?”禾锦点头,视线落在他的唇上便移不开眼睛,“美。 ”靳褚嗤笑了一声,“可是你在乎的从来都不是美貌。

”禾锦没料到他会这般说,愣了一下。 “能让你为之疯狂的,永远都不会是容颜,十七,我太了解你了,所以当年我才会绝望到尘埃里。

”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发,整个人都柔软得不可思议,“我可以为你生为你死,却绝不能看着你离开我。

”鲜血在白皙的皮肤下跳动着,鲜美得不可思议。 禾锦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双手攀住他的肩膀就抬头朝他修美如鹅的脖子咬过去。 獠牙刚刺入,就被靳褚推了开。

他压住她的肩膀,突然笑了,宛如致命的曼陀罗那般危险而致命,“你总爱把血分为三六九等,那你说说,我的血是什么味道?”禾锦认真想了一下,“是毒。 ”“致命的味道?”“不是,是一种瘾。 ”靳褚突然愣住了。 “你的血是毒瘾,一旦沾染上就戒不掉了,明知是毒,也戒不掉。

”禾锦的手冷的像冰,缠绕着他的身体。

尖锐的獠牙毫不留情地刺进去,吸食着血管里的血液。 靳褚闭上眼睛,任由她将自己吸干吸净。 甘之如饴。

精彩文章推荐:
宁海:桃源街道 “道德讲堂”开讲 ——宁波文明网 情书小说
美婚姻绿卡面隔岸观火头头是道睡床筹备都被问 专家支招
新华网评:“一往无前”斩荆棘
北京将进入手足口病高度流行期 预计发病水平高于去年同期
【举遗漏 收杂物 派发潜心】 公而无私往水池倒杂物遗漏
最好的伴侣bestfriends周记作文
教育局教育对口支援工作总结范文
录音片、录音筒、录音盒分类号 情感的教育
北京将研究鼓励社会办幼儿园 财政补贴“一视同仁”
四川省南充市2018年中考历史试卷
维生素D辅佐调理高血压 高血压该若何护理
沃顿商学院最受欢迎的谈判课【全本 男人左手感情线
鍙睏瀛﹂櫌鍏紑璇撅細SAT鑰冭瘯涔犻璇﹁В锛堟暟瀛﹂儴鍒嗭級
今天是端午节日记400字
不周围《阿甘正传》后感800字:飘流束厄的昌大 感受英文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