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赤焰松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2019-07-08  阅读 50 次

第五百七十章 赤焰松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白雾翻滚间,殿踏着步子徐徐走了出来,其身周包裹着一层淡淡的黑光,黑光从上到下将其与外界彻底的隔绝开来。

无论是毒瓦斯,还是破坏死光,熔岩都没有伤到他分毫。 他伸手摸了摸君主蛇冰冷清凉的身躯,淡淡的瞥了一眼倒在地面上的熔岩队成员,“可惜。 ”殿有些沉默。

一名最普通的训练家,如果去认真工作的话,哪怕培育的是绿毛虫,都可以获取一个不错的岗位。 等到神奇宝贝进化后,基本上吃喝不愁。 如此不需要三代,仅仅两代人便可以纳入到联盟的体系。 说不得第三代便可以成为联盟内部人员,甚至于道馆主。 而像火村这样的资深训练家,真要是一心想要挣钱的话,费点心思便能取得顶级协调训练家的身份,之后哪怕自己不做什么,由名气而汇聚来的资金便足以负担起自身神奇宝贝的培育费用。

可以说,现如今联盟的体系已经接近成熟,将训练家所获取的资粮平衡的十分合理。 以关东为例,一只绿毛虫如果培育到吐丝阶段,便可以跟服装原料厂签订合约,从而获取将近每月6000元的薪资,再加上私下去采集些药草,哪怕是治疗麻痹的绿荆草,也可以带来将近1500/月的收入,刨去3000/月的培育费用,净收入就有将近4500/月……这还是在绿毛虫仅仅只会吐丝的初级阶段,随着虫丝质量的上升,收入还会稳定升高。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以对战为专精的训练家,在城都地区塔尼市只需要四五年,便可以定居安稳下来成家立业,虽然不能说过得多么富有,但是平稳的生活一辈子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这种情况已经蔓延到了各个地区,迟早会成为常态化。

到时候也许生产类的训练家会成为主流也说不一定。

而对战,也许那时候便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喜欢上神奇宝贝”的方式之一。 这也许便是时代的主流,最终由混乱趋于平稳。 “……也许将来我们就被时代淘汰了呢,梦妖,君主蛇。

”殿笑着摸了摸梦妖的下巴与君主蛇碧绿的腹部。 他望着满是不解的梦妖与高冷的君主蛇轻叹了一声,“这样其实也不错。

”安稳,这终究是大多数人的追求。 殿等待了片刻,便看到了一只卡蒂狗带领着一群披着骷髅面具的神奇宝贝从白雾中跑了出来,正是幽灵系神奇宝贝夜骷颅。

黑夜魔灵的最初形态,喜欢把小孩子吓哭的一种神奇宝贝。

“嗷。

”卡蒂狗对着殿叫了一声,便再次向着山顶上跑去。

而余下的夜骷颅则害怕的看了一眼殿和梦妖,偷偷摸摸的跑到了倒地的人影手边,骷髅眸中红光一片,一道道迷茫的幽魂便被拽了出来。 紧接着夜骷颅反客为主窜进了熔岩队成员的体内。

只见倒地的人影蓦然起身,眼中放出了异样的红光,步履蹒跚的向着白雾中走去,而被赶出体外的幽魂本能的跟着身体同样消失在了白雾当中。 显然如此一来,哪怕是他们有再大的本事也整不出什么翻盘的把戏。

殿注视着消失在白雾中的火村,莫名感叹了一声。 他知道,这恐怕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对方了。

可惜了一位资深训练家,如果去训练家学校的话,也许可以教导出更多的新星。

他拿出精灵球将君主蛇收了回来后便继续跟在了卡蒂狗的身后。

如果他所料不差,这只卡蒂狗应该掌握着气味侦测技能,就连虚无缥缈的幽灵都可以追踪到,更何况几名大活人。 两者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了白雾当中。 而此刻,整座送火山全部隐匿在了白雾当中,天空也是黑云密布,阴风阵阵。 显然,这次哪怕是芙蓉也难得的震怒,不,或者说正因为坐镇送火山的是芙蓉,所以其才会发怒。 原本芙蓉便在天王中也算是极为年轻之人,再加上对方这一次敢于突袭送火山,那么下一次呢。

“天凉了。

”赤焰松负手站立在一块突出的岩块之上,其身边已然空无一人。 其要么是挡住了幽灵系神奇宝贝,要么便是重新布设陷阱。 他从来都不信任任何人,哪怕是最信任他的火村也是如此。

无论在哪里,“上”都是孤独的。 因为金字塔的顶端最终只有一人,从不例外。

“天凉了。 ”他再次淡淡的念道。

赤焰松慢慢摘下眼镜,他像是魔兽时代的贵族一样从胸口的内衬中拿出了一件印有怪异符号的丝巾细致的擦拭着手中不知道戴了多少年,也许是一生的眼镜。 赤焰松眉头一皱,眼角便浮现而出极为明显的褶皱,随风飘舞的几缕白发重新被压在了镜框之下。 唯有五彩的钥石闪烁着不变的辉光,一如他的内心。 他也不转身,缓缓叹了口气,“看来火村终究也践行了自己的使命。 ”白雾翻滚间,一只卡蒂狗率先跃然而出,呲牙咧嘴的威吓着眼前的人类。 赤焰松没有理会眼前的卡蒂狗,而是将目光放在了随后而出的训练家身上。 殿注视着眼前的熔岩队首领,意外的发现了一点。 对方,老了。

“你们失败了。

”他淡淡的诉说着,就像是诉说着某种事实。

赤焰松在这里,也就是说最后能抵达祠堂的只有水梧桐。 而单单凭借水梧桐,别说是调虎离山夺取芳缘宝珠了,恐怕这次连宝珠的影儿都见不到。 不,这次对方能否再次脱身都是未知数。 不过,赤焰松和水梧桐怎么会如此不智?哪怕这次他不在,单凭借芙蓉一人,便可以守住芳缘宝珠。

毕竟,只要她把芳缘宝珠带在身上,又有谁可以从其手中夺走不成。

赤焰松突兀的浅笑了起来,其似乎多年都没有笑过,笑得极为僵硬,难看。 “原本就没有成功,又何谈失败。

”他说完拿出了一枚精灵球,饱含深意的道:“恐怕现在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吧,我,跟水梧桐曾经可是同一组织的成员。

”。

精彩文章推荐:
QQ超拽网名久伴我还是酒伴我 中国新闻奖精品赏析
成都市民有了“文明新共识”——《成都市民友善优雅行为导则》预计6月成稿 感受器结构的本质
专利申请的十大误区你知道吗?
《海边的卡夫卡》在线阅读 感情心理咨询
那一夜,我把房间让给老婆和情敌
我们都是一路失去一路成长的
[焦点访谈]以德报德 善行天下(20111023)
关于理想信念的名言、有关理想的名言警句
招商沪深300指数增强A(004190)基金费率
KTV早已烂大街,录音棚才是明智的选择
《数码世界》 数码世界杂志订阅
自驾带娃返乡,这几招帮你轻松搞定熊孩子!亲子
申万菱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银联通开通部分银行卡网上直销业务功能及开展费率优惠活
梦见女朋友、女友是什么意思
2017年司法考试成绩查询时间及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