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暂时搁置等时机

2019-05-27  阅读 84 次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暂时搁置等时机

本站域名手机阅读请访问“对!邑宰儿子的头,好!伍参!”“微臣在!”一旁的伍参道。

“你带人逮捕申无畏!”斗克,王子燮没意料事情解决得那么容易。 “不可,王上,楚法命令证据确凿才可判罪,现在还缺乏证据,不可妄断。 ”伍参连忙制止。 “嗯,大夫此言有理,你带领人到析公别院探查清楚!”“微臣遵命!”斗克和王子燮对伍参的刚正不阿颇有不满,他是熊侣的宠臣,虽然略有觉得不妥,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到案发地点查看本来就无可厚非,依法办事,只是他们做鬼心虚罢了。 析公别院,申无畏的家奴早就撤退了,只剩下打斗过后的一片狼藉,院墙的斑驳凹痕,挖坏的地砖,残破掉落一半的瓦片,园林中有些树都被连根拔起……析公的白发毛躁杂乱,头上的髻许久没有放下来,已经歪斜地塌在头顶了。

他青衣薄袍,朴素憔悴,黑眼圈快要吞没他的眼睛了,要是没有左右家僮的搀扶,他就要倒地不起了。 “拜见析公。

”伍参谦恭地行了一礼。

析公混沌的眼睛看到伍参才有了点神采,忙握住他的手:“大,大夫可得为我做主啊!”说完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一直压抑在心的哀伤随着哭喊声倾泄出来。

“析公节哀顺变,我等定会将此事讨个公道。

”伍参郑重地说。 “大夫啊,我夫人去世得早,由我一人抚养我儿长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如今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让我如何给我夫人一个交代啊!我儿平日待人谦和,与人为善,谁知这些粗野之犬找上门来!开始砸我的院子,这可是先王赐的院子,他们在门口大放厥词,差点把院墙推塌了,他们如盗匪一样冲进来,开始破坏我的院子,你看看这地砖,还有这屋墙,连树都不放过,全给拔了……”说到这里,析公抽泣不止,伍参仔细听着:“我儿,我儿,我那苦命的儿啊!被混进来的申无畏请的刺客给割了头!死得太惨了!……”析公也不管申无畏的身份忌不忌讳,言语得不得当了,他全然不顾,就算拼上性命也要让申无畏死无葬身之地,把心之所向全部说了出来,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 一旁的斗克皱了皱眉。 “析公怎知是申无畏请的刺客?”伍参问道。

“这还用说吗!申无畏砸这院子是声东击西,把家奴们通通引到前院,后院没有精壮的家奴保护我儿,自然就方便刺客进入,把我儿给……哎。 ”析公已经泣不成声了。

“析公担心身子,莫要哀伤过度,楚有楚法,没有证据就不能判罪,公子若是申无畏派刺客所杀,需要证据才可定罪,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任何猜测都是妄言。

”伍参下令搜查证据。

析公一看还要搜查,就如枯木一般坐在地上。

搜查需要很长时间,伍参请来了申公。 申无畏封于申邑,所以也叫申公。 经过上次偶遇熊侣,申无畏对他刮目相看,他不仅救了自己的性命,还为自己一雪前耻,杀了析翼。 申无畏一改从前的胆小怯懦,心中思忖了朝中各派势力,种种变数,也理解了熊侣此时的无奈之举,他决心为熊侣尽臣子之责。 申无畏到了,和析公正面交锋:“析公,久违了。 ”析公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并不答他的话。

伍参道:“申公,你为何命家奴拆析公别院?”申无畏很是委屈:“我并未命家奴拆析公别院,是他们护主心切。

”“护主心切?”申无畏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只是把熊侣救他改为家奴救他。 析公怒道:“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儿从小知礼数,怎能由你污蔑!”申无畏静默无言,任凭大家来判断。

事实很明显,大街上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析翼欺负申无畏,此不仁之举应被人不耻,斗克,王子燮便不再帮腔。

这时手下来报告,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析翼是死于申无畏家奴之手。

“那就继续查!直到查出凶手,按律处置!”伍参道。

“诺!”手下道。 斗克,王子燮,析公几乎崩溃。 斗克原本想看熊侣如何处理,好见风使舵,现在这事被伍参一拖,依法办事,暂停搁置,无法看清事态;析公虽然掌握私兵,到时候辅佐亲家王子燮上位,可是儿子一没,他感觉做什么都是徒劳,功名利禄都比不上自己一个完整的家;王子燮自觉不是局中之人,析翼之死于他而言无悲无喜,要不是析公帮他养兵,他才不管这档子事,他向斗克求助,原来斗克也没有任何办法,看来不能光依靠斗克啊……王子燮与斗克告别后,造访司马府。 “左太傅今日怎会有闲情逸致来我府上。 ”斗越椒喝着酒,箕坐在堂上,毫无礼节对待王子燮。

王子燮忍着脾气,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既然要利用他,就要忍受他:“斗司马久居要职,难道就心甘情愿还屈身于司马一职吗?”“太傅有何见教?说来听听。 ”斗越椒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依我之见,斗司马有治世之才,却一直大材小用,实在可惜啊……”“治世之才?难不成我可以称霸喽?哈哈哈!”斗越椒立马收起笑容,眉头皱成倒八字,大喝道:“王子燮,我念你是网上的太傅才不对你动粗!休要妄言,否则别怪我刀剑无情!”斗越椒熊壮的身体坐直,虎视着他。

王子燮虽有些害怕,但是话一出口,岂能收回:“我实话实说,我冒着天机泄露之罪告诉斗司马,还请斗司马斟酌斟酌。 目前朝野王上怠政,令尹不作为,正是需要您这有铁腕手段的人力挽狂澜,此时不待,更待何时……”斗越椒的态度稍稍转好,并无答话,拿起一爵敬王子燮。 王子燮了然,只要稍加引导,没用人会拒绝接受王权的。

精彩文章推荐:
梦见寺庙倒塌 周公解梦
从零最先,我也可以周记作文
思念伤感的QQ心情说说
威海刺参广告语、宣传语—经典用语大全
最卑贱的不过是感情,最淡漠的不过是人心
情侣签名一男一女 一句话情书
十九大代表聚焦新型工业化道路:百年强国梦一朝成真
经典父亲节温暖感人祝福语精选 温馨父亲节祝福语
美婚姻绿卡面隔岸观火头头是道睡床筹备都被问 专家支招
梦见寄生虫 周公解梦
《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梦见女同事是什么意思
寒沐灿艳 少小真的很难熬与世浮沉
2018经济管理毕业生自我鉴定范文
《倡寮八零之軍妻撩人》